嘀嘀和快的的租車補貼退出了,但產生的“鯰魚效應”卻很難就此消失。
  兩大打的軟件補貼受熱捧,反過來,凸顯了出租車市場政府統一定價的不合理。而今它結束了乘客端補貼,但其杠桿價值不容忽視。
  對因有補貼而依賴上嘀嘀、快的兩款打的軟件的人來說,這可不是個好消息:兩大軟件所在企業昨日同時對外宣佈,將於今日零時起取消持續了4個多月的對出租車乘客的現金補貼,而對司機端的補貼仍將繼續。
  作為互聯網時代的產物,嘀嘀和快的這兩款打車軟件誕生伊始,便煥發出巨大生命力,它們依賴現在很普及的微信等,為消費者叫車提供了便捷服務,而它們能在出租車市場產生巨大影響力,也跟對乘客和司機的補貼有關,這使它們的市場迅速擴展,短短幾個月時間,嘀嘀的用戶數就達到了億量級,快的打車的城市覆蓋面則從40多個擴展到了近300個,每天能夠幫助數百萬人出行。
  但是幾個月來,它們提供的補貼也使其產生數以十億元計的財務負擔,這也決定了,結束補貼是遲早的事。兩家企業同時暫停對乘客的補貼,作為經營上的策略調整,是可以理解的。而這兩款打車軟件花費的這部分巨資,已收到良好的市場回報,從廣告學角度來看,這也是個成功的廣告策劃。
  嘀嘀和快的的租車補貼退出了,這當然會使它的黏性客戶有所減少,但這兩款打車軟件產生的“鯰魚效應”卻很難就此消失。不必諱言,這兩款軟件之所以有吸引力,主要在於它推出的補貼優惠,對一些出租車使用率很高的乘客來說,可省下一些錢,對司機來說,也是筆不小收入。而它反過來又凸顯出一個冰冷的事實:我國很多城市的出租車租用價格太高。
  目前,我國絕大多數城市的出租車價格都是由政府制定指令價格,各家出租車公司統一執行,這種制度並不符合市場化的出租車服務業。政府實施指令定價,應只限於剛性的民生服務行業,如水、電、公交,但出租車不在此列。一個市場化的行業,應允許消費者和經營者通過博弈來達成交易價格,而整個城市鐵板一塊的出租車價格則排除了這種自由議價,使消費者無法享受市場化所產生的紅利。事實上,這種制度只保護了出租車公司的利益,而缺乏靈活性的價格規定也使一些乘客放棄叫車,導致出租車在非高峰時段空駛率高企,司機的利益也沒實現最大化。
  租用出租車價格實行政府統一定價,一個理由是避免司機漫天要價。但實質上,充分發育的市場競爭就是通過市場的這種自我調節,來保證乘客、司機乃至出租車公司的利益最大化,而政府也能通過出租車的滿負荷運行得到更多的稅收。
  嘀嘀和快的的租車補貼退出了市場,但它給我們留下的思考是豐富的。作為政府,須從這兩款打車軟件在市場上產生的熱效應中,看到出租車市場管理的待改進之處。對於像出租車這樣的市場消費,政府最多只能推出一個指導價,允許乘客與司機進行自由議價。當兩款打車軟件的租車補貼在很多城市興起時,有些管理部門曾有不滿,認為它擾亂了正常秩序,但如果出租車價格早就可以自由議價,這種補貼優惠又能有多少市場?所以說,租車補貼現象,何嘗不是對這種鐵板一塊的政府指令價格體制的撬動?
  □周俊生(學者)
(原標題:結束租車補貼,打車軟件能撬動統一租價?)
(編輯:SN093)
創作者介紹

fj23fjubb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